2018年标志着埃及阿布辛贝勒神庙搬迁满五十年。1952年,埃及首任总统纳塞尔(Gamal Abdul Nasser)当政时,计划在阿斯旺水坝以南建筑高坝。高坝的兴建有助埃及得到水力发电能源、防洪、蓄水等,除此之外,高坝的兴建对于埃及的文化和老百姓的生活也有重要的影响,主要是对考古区和生活在埃及南部的努比亚人。

▲当地时间2012年10月21日,埃及阿布辛贝勒神庙,游客们走在四尊30米高的拉美西斯二世法老的雕像前,这座神庙是公元前13世纪著名法老拉美西斯二世修建的。

高坝拦河形成的纳塞尔湖可能淹没考古遗址,其中就包括阿布辛贝勒神庙,但在1960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起了一项“努比亚行动计划”(Nubia Campaign),旨在保护古遗迹,使它们免遭破坏。“努比亚行动计划”正式开始于1963年11月。由诸多水文学家、工程师、考古学家及其他专家组成的国际团队执行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的该项行动,他们将两座神庙一一分解,切割成精确的块状(阿布辛贝勒神殿被切割成807块,而稍小的菲莱神殿则切割拆成235块)。每一块都被仔细编号,运送到高处,再在一座专门制作的山坡面上重新组装恢复壮观原貌。工作人员们甚至采用最先进最精确的测算手段,以还原与原址一模一样的太阳光射入路线,从而确保每年两次——2月22日(拉美西斯二世的登基日)及10月22日(拉美西斯二世的生日),日出时的阳光能够神奇的以特定的角度穿过狭隘的神庙门口,照进神殿最深处,并且恰好只照亮拉美西斯二世神像以及旁边的其他两座神像的脸。1968年9月22日,这场浩大的工程宣告完工,当地举行了一场精彩纷呈的竣工庆典。

▲当地时间2018年9月4日,埃及阿斯旺省,阿斯旺水坝 。

半个世纪过去了,一些努比亚人抱怨他们还没收到承诺的土地补偿金,另一些人则认为搬迁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了积极的影响,因为他们可以借旅游业的兴旺挣钱。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估计有5万努比亚人在他们的土地被洪水淹没后,被重新安置在远离埃及南部的地方。大多数人搬到了距离尼罗河3-10公里远的考姆翁布附近,那里距离首府阿斯旺有45公里远,也被称为“新努比亚”。

▲当地时间2018年9月4日,埃及阿斯旺省,努比亚村庄Gharb Suhil。

在这些搬迁的努比亚人中,纳塞尔(Nasser)一家也不得不从位于老阿斯旺大坝水库中的比奇岛搬到加尔布苏希尔岛(Gharb Suhil)。纳塞尔(Nasser)一家过去靠打渔和种地为生,但在政府兴建了高坝以后,这家人无法再从事过去的职业,因为高坝使原来的农田干涸,对打渔业也产生了负面影响。

▲当地时间2018年9月3日,埃及阿斯旺省,努比亚村庄Gharb Suhil,58岁的纳塞尔在家中。

纳塞尔85岁的姑妈Faheya说:“搬迁这件事真是180度改变了我们的生活。”纳塞尔补充道:“开始时,我们为未来感到担忧,但事实证明,搬迁这个重要的决定为埃及带来了旅游业的兴盛,我们的日子也比过去更好了。”纳塞尔在装修时,保留了旧式的努比亚房屋装修风格,他的家也吸引来了很多游客。纳塞尔会想出不同的方法来吸引游客,比如,当高坝的闸门打开进行排水时,纳塞尔会去捉鳄鱼,上一次,他捉到了5只小鳄鱼,他把小鳄鱼带回了家,关在笼子里养大。

▲当地时间2018年9月3日,埃及阿斯旺省,努比亚村庄Gharb Suhil,纳塞尔85岁的姑妈Faheya。

纳塞尔说:“我认为政府应该给‘搬迁’的百姓补偿,因为他们以前住在尼罗河旁,之后却需要搬到遥远的地方,而那里并没有为他们的生活提供便利的服务。”

首页其它